衣刀五

少生孩子多种树(二)

坂田银时将土方十四郎嵌进怀里,伸手去拯救被裹糠裹的惨不忍睹的猪排。


“在做饭这方面你可真是个蠢货。”


土方十四郎撇撇嘴,顺手将猪排摔进碗里。再回过身子跟坂田银时四目相对。


“所以呢?”


坂田银时忽略微怒的脸,土方十四郎冷清的眼珠子在夕阳的映射下美艳极了。


他凑过去吻怀里人的嘴,用舌尖将土方十四郎的烟草口香糖勾出来,扭头吐进垃圾桶。


“所以去做你能做的事情,看看金融时报和股票,坐在证券交易所的顶层喝杯咖啡。”


土方十四郎翻了个白眼,单只手臂环上坂田银时的脖子。


他歪着头,剩下的一只手掐起坂田银时的下巴。


说实话虽然土方十四郎只比坂田银时矮一点点,但这个动作无疑加深了这种差距。


土方十四郎可能觉得这野性非常?坂田银时竭力的替土方十四郎无声辩解。反正总归不会是想替他检查一下鼻腔异物吧。


然而土方十四郎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坂田银时有些无奈,只好用力垂低了眼睛去看他。


“在这种信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,金融交易已经不需要我亲自到场了。honey,你最好坦白:)”


“…???”


坂田银时有些疑惑的站在那里。


坦白?需要他要坦白什么?

偷偷倒了他做的蛋黄酱布丁吗?


坂田银时想起来那次只有十五郎在,顿时恨得咬牙切齿。


土方十四郎看着坂田银时不知道想到哪里去的样子,嗤笑一声。


“她藏在哪了?衣橱里?床下面?还是车库里?”


??


一串连珠炮的问题让坂田银时愈发懵然。


“谁?宝贝儿你在说谁?”


坂田银时将手掌敷上土方十四郎的脑门。


“不发烧阿?”


土方十四郎有些烦躁,他轻轻的剥开坂田银时的手,挑起一边的眉毛。


“你总是让我出去,逛逛这里看看那里,喝个咖啡买个苹果,为什么不能把我好好的,安安心心的放在家里?我不想把话说的那么难听,是你出轨了!”


坂田银时的眼睛越睁越大,他觉得自己担忧的心在一寸一寸的开裂。


他好像听见了一个举世无双的笑话。


“天呐。”


坂田银时退开两步,被土方十四郎说出的话逗的有些手足无措。


他抹了把脸然后单手掐腰,另一只手向前摊着,真诚的说到。


“瞧瞧你自己,看看十五郎和杏子,我还缺什么呢?”


说的…有理。


土方十四郎心里得意了一下,但他不愿就这么放过坂田银时,他把手里切牛排用的小刀扔的上下翻飞,带起一片又一片的银光。


“或许你缺少那么一点新鲜感呢?”


“咱家屋后的树林有的是没见过的动植物,我不缺。”


“你知道我明明不是说……!”


坂田银时凑上去,用嘴堵住了土方十四郎喋喋不休的脾气。


坂田银时拿无理取闹的土方十四郎丝毫没有办法。他只好采取这种腻人的方式来为自己争出一条路。


过了那么一会,土方十四郎才稍稍认真的自己喘口气,甜丝丝的糖味儿还粘在他的舌蕾上。


坂田银时的手捧住他的脸颊两侧。


“我近几日接到一个翻译任务,是英国小说家希尔的新作《共体》,写的是什么你猜猜?”


“器官移植和买卖?”


坂田银时摇摇头。


“写的是一位双性人的一生。”


土方十四郎的脸色变的古怪起来,他将手里的小银刀插在牛肉上,眼睛却看着坂田银时的言外之意。


“And?”


坂田银时安抚性的耸耸肩,指腹摩挲着土方十四郎的眼尾。


“我的意思是既然他能写,必然不可能全靠想象。”


坂田银时顿了顿,然后把深情和渴望都装进他那双红艳艳的眼睛里。


“honey,这个世界上不止一个,像你这样伟大的创造。”


「主银土」少生孩子多种树

⭐疑似白化病·银
双生殖系统·土

⭐处于一个同性恋可以结婚的开放的社会环境👉🏻(众cp)生娃带孩子日常。

⭐不讲究什么遗传生物学,因为我生物物白痴不想多费脑👉🏻外貌瞎几把乱造

⭐大概欧美风?起名真是个痛苦的事儿呜…

⭐以上自行避雷x3

⭐爱你们❤!

(一)

黄橙橙的校车在坂田家门前停下来。

一个小小的人儿急不可待的挤下车,蹦跳着往坂田银时所站的地方跑去。

女孩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和一头卷曲的黑发。

黑黝黝的连衣短裙上绣着几颗银色的小星星。

她一边跑一边喊。

“papa i miss you!all day!”

坂田银时张开有力的双臂去迎接这个甜蜜的拥抱,接着将小女孩托在怀里。

夕阳下还能看清女孩因为跑跳而冒汗的鼻尖儿。

“i miss you too sweetie。”
坂田银时笑着回答到。

高大的白发男人面向西方,红色的瞳仁因为将要落尽的夕阳覆盖而融化成两颗橘子糖。

坂田杏子笑嘻嘻的摸了摸父亲的眼睛。
低头给了他一个吻。

他们一起越过草坪,虽然土方十四郎多次严令禁止不许抄近道回家。

“拜托总共这么几步路你一定要踩着草坪回来嘛!?坂田银时请你告诉我,咱家门口那条石板路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!?”

没办法,坂田银时冲着窗户口那张漂亮又愤怒的脸,龇牙咧嘴的笑。

家里总是有一种沉沉的木香,这得归功于土方十四郎每天都给屋子里喷香水,天竺葵和西洋杉木的气息让人昏昏欲睡。

坂田银时知道他是想掩盖烟味。

烟熏香燎的罪魁祸首此刻正在厨房,给猪排裹面包糠。

虽然土方十四郎不会做饭,但是他执意要参与这个过程,因为他怕坂田银时哪天心血来潮想找一个会和他一起做饭的女朋友,以此了结他们的婚姻。

土方十四郎认为,如果离婚的话,孩子要分割给谁这是个令他绝望的问题。

才不是因为他过分的喜爱这个男人。

坂田银时此刻怀抱着杏子,说实话他压根没思考过这人脑内剧场中的任何一场戏。

“mama,i miss you!all day!”

土方十四郎十指沾满了面包糠,他猜测除非杏子学了新的英语句子,她会一直「miss everybody」。

“我也想念你宝贝儿。”

土方十四郎回过头,嚼动的烟草口香糖在他的右脸颊鼓出一小块,一向凌厉的眼睛此刻正蓝汪汪的弯起来。

坂田银时才不会跟土方十四郎离婚,这辈子都不会。

坂田银时抽空把头歪向客厅,不出所料,深棕色的皮质沙发上摊着他们的大儿子,坂田十五郎。

十五郎正在上初中,杏子长得跟他非常像,要说有什么不同,只有年龄和性别的差异了。

“嘿伙计,你为什么从来不写作业?”

坂田十五郎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盯着电视机的眼睛里含着浓浓的傲慢。

“只要你次次考试排名第一,你可以拒绝任何事情,爸爸,这是第一的特权。”

坂田银时对于十五郎傲慢的态度感到头痛,他总是在旁敲侧击的改正十五郎这一点,然而见鬼的是,任何巧妙的引导,根本没有用。

十五郎不认为傲慢是错的,他觉得这是每一个胜利者该有的基本素质。

土方十四郎曾经也安慰过坂田银时

“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遗传是种不可抗力。”

坂田银时抹了把脸,小心翼翼的跟土方十四郎狡辩。

“亲爱的我是说,我什么时候如此傲慢过?当然我没有含沙射影的说你傲慢…”

土方十四郎并没有因为坂田银时的甩锅而生气,他只是给坂田银时一个「你自己年轻的时候啥样,心里还没点逼数吗」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

坂田银时对此拒不承认,也不再想回忆,他叹口气,将杏子放到木地板上。

“那你去辅导一下你妹妹的作业吧,伟大的第一,你妹妹的学习成绩单好似被狗啃过。”

小杏仁作为家中唯一的小公主,早就听惯了众星捧月的情话,可公主也有烦心的事情。

她不喜欢学习,她打赌这个世界上没人喜欢学习。

她只想日夜跟她的玩偶和五颜六色无毒指甲油,以及亮晶晶的儿童首饰在一起。

就像他哥哥喜欢漫画,各种风格各种情节。

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浪费时光,他哥总是学习一级棒。

她有些嫉妒,也有些欢喜。

因为她哥这只冷酷的黑天鹅只愿意亲吻她一个人的额头。

特殊感让她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。

所以到底要不要继续喜欢哥哥让杏子很纠结。

坂田十五郎听了父亲的要求,刚刚的傲慢一下子消散的一干二净,此刻十分听话的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十五岁的初三生已经开始拔个子了,只是肌肉还未能提上日程,然而单看十五郎的骨骼走向就能知道他的体型,以后一定会更像坂田银时。

高大匀称,可能像一座小火山。

十五郎卷卷的黑色短发在夕阳中轻盈的弹动了两下。

他舍弃了犯罪调查连续剧和沙发,快步走到杏子面前,一只手把她的小书包提在手里,另一只手摸了摸她软乎乎的脸蛋。

“成绩好又能怎么样呢,宝贝儿你不想学就不学,以后哥哥养你。”

语气温柔,无限宠溺,好像是为水晶吹去一层浮尘。

土方十四郎在厨房里喷笑出声。

坂田银时站在原地目瞪口呆。
心想这哪来的双标狗?!

然而十五郎的脸柔和的可怕,看起来丝毫不觉得痛。

坂田银时有些挫败,这狗竟然是我生的我生的。

“别胡说八道,请给你妹妹点正能量谢谢。”

十五郎不以为意,他撇着嘴耸耸肩,领着杏子往书房走去。

“走吧宝贝儿,让我数数你这成绩单上到底有几个鸭蛋。”

“有几个鸭蛋就给几颗糖吗?”

杏子调皮的笑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天真,她摇晃着十五郎的手。

十五郎此刻已经觉得背后的坂田银时要吃人了,锐利的目光几乎要穿透他的背。

他低头看了看杏子紫汪汪的大眼睛,像宇宙星河一样俏丽。

“……对…”


好了,坂田杏子决定一直爱她哥哥。


tbc.